• <form id="k0gde"><source id="k0gde"><option id="k0gde"></option></source></form>

    <form id="k0gde"></form>
    1. 
      

      <form id="k0gde"><legend id="k0gde"></legend></form>
    2. <nav id="k0gde"><optgroup id="k0gde"></optgroup></nav>

      医者仁心,42年前惊心动魄阿里路

      人生,总该有一次奋不顾身的追逐,
      不计得失,不计后果
      只为心中那一份信念,
      回想当年,虽惊心动魄,

      但此生不悔!



            她叫张继春,今年74岁,退休前是北京协和医院的主任药师?!熬钊缟?,一声令下勇往直前,生死不惜。这是形容军人的,我们医务人员何尝不是!”42年前,她义无反顾,奔赴阿里!

      临危受命  奔赴阿里

            当年,身患重病的周总理听说阿里地区军民缺医少药,总理对协和医院说:“你们能不能带个头,派医疗队到阿里地区为当地的军民服务?!本驼庋?,卫生部决定以协和医院为主,由医科院下属单位和中医研究院下属单位组队,成立“中央赴西藏阿里医疗队”。1974年,第四批医疗队需要一个年轻的女队长,那时不到31岁的张继春临危受命接受了这次任务。

            接受任务后,她让母亲带着儿子来北京,她要带儿子去山东诸城见孩子的爸爸。因为丈夫是军人,孩子出生后也仅仅见过孩子两面,她说不知道此行要经历什么,如果这次不见,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面了!可是刚到诸城的第三天,张继春接到一封写着“速回院组队”的电报,她义无反顾,立即回京。




            返京那天,送站的同学站得远远的不敢靠近,同学说:“如果看到你哭,我会受不了,这次去阿里,你不死也要扒层皮!”张继春说,那有什么,我无所谓!

            阿里,地处西藏西南,是有人生活的最高的地方,高寒缺氧,氧气只有平原的40%,平均每十平方公里才有一人。吃得是羊肉,喝得是酥油茶,住得是土胚房或帐篷……等待他们的不只是这些艰苦的环境,但出发那天,16个医疗队员一个都没有哭。她说,能参加这次任务都觉得很光荣,那时候的人特别勇敢,党指向哪里就要奔向哪里!

      惊心动魄阿里路

            1974年4月10日医疗队从北京出发,经过4天3夜的火车到达乌鲁木齐。医疗队为了准备上山车辆、衣物、学习高原病知识在那停留了14天。4月28日再次启程,四天后到达叶城。在叶城停留三天后医疗队开始上山,到达狮泉河后进行分组,张继春最终目的地选择在了条件最为落后的措勤县,最终去往阿里的路途花费了40多天。



            南疆的“搓板路”坑洼不平,一路的沙石不停地射向车窗,长满骆驼刺的戈壁滩一眼望去,荒无人烟。翻越过了无数个高峰,弯弯曲曲走过了几十个盘山路,来到了海拔6300米的界山大坂,这对张继春来说,是路上最惊心动魄的地方。

            四月的昆仑山积雪融化,汽车不小心陷进了冻土融化后的坑洼里,无论怎么发动汽车,就是纹丝不动。全员下车,稀薄的氧气,使人头疼欲裂,几名女同志和感冒的男同志抱着氧气袋斜卧在山坡上,只有张继春和剩下的男队员一起捡石头垫车轮。在平原抱个两三斤的石头走二三十米没有问题,但此时是在海拔六千多米的高原,抱着石头走上二三十米就要气喘吁吁,嘴唇指甲发紫,心跳120以上,还要齐声喊“一二,加油”!如果车子出不来,晚上在这里过夜,在这种高寒缺氧的情况下,很有可能有人牺牲在这里。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脱大衣,往车轮底下垫”。呼的一声,车轮冲上了地面,队员们终于死里逃生!

      医疗队的“女儿”

            阿里人烟稀少,出门巡诊的时候往往骑马骑上一整天才能找到几个帐篷,那就是当时的牧业点。听听心肺,问问哪不舒服,给一些基本的药物,还能正常应对当地的医疗工作,但如果遇到大病,对医疗队又是一个生与死的考验。



            当时所谓的县医院其实就是三间房子,一间药房、一间诊室、一间手术室。手术室极其简陋,推开门是一个牛粪炉子,手术就在那做,但好在没有感染。

            同行的叶大夫出发前夫人快临产了,但和张继春一样毅然接受了医疗队的任务。在阿里巡回医疗的八月份,叶大夫接到了一封电报——“母女平安”,他的女儿出生了,取名叫阿里。张继春说,在阿里的这一年多时间里,医疗队一共收获了“三个女儿”!

            在“阿里”出生后,张继春和叶大夫的小组又在措勤县迎来了第二个“女儿”!
      由于医疗队出发前妇产科实在派不出医生跟随,身为骨科的叶大夫临危受命参加了一台剖腹产手术现场学习剖腹产知识,以备必要时能够进行剖腹产手术。

            正巧当时一位藏干阿巧必须接受剖腹产手术,由于人手有限,有各自专职领域的大夫们不得不转换角色,骨科大夫做产科大夫,内科大夫做麻醉,检验科大夫负责孩子接生,劳卫所的大夫负责量血压,张继春负责前后策应并制作简易吸引器。
      而所谓的“吸引器”是用高压锅连接橡皮管,锅里放上棉花和95%的酒精,叶大夫一声“点火”,张继春就执行命令负责为产妇吸引。就在这样用牛粪生火的手术室内紧张地进行着剖腹产手术。



            突然哇的一声,孩子出来了,发出了洪亮的哭声,真好,又是一个女儿!回头看潘大夫哇的吐出一大口羊水,原来孩子的口腔里存满了羊水,如果不及时清除就会有窒息的危险,潘大夫就把吸管插入婴儿口中,猛吸羊水,这才有了婴儿的哭声,才有了他们的第二个“女儿”。有了这一例剖腹产经验,他们在改则县又迎来了第三个“女儿”!

            在那个信息落后的高原,甚至有人不知道剖腹产是什么,难产不知夺走了多少母子的生命?!澳艽佣亲永锇涯巡暮⒆尤〕隼?,简直太神了!”张继春医疗小组剖腹产的故事很快传遍了小县城。

      42年前的重生

           张继春说,当时她差点葬送在阿里,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指尖发凉!

            1975年5月,医疗队的任务已经接近尾声,张继春也写好了交班总结,当准备与上山的第五批医疗队交班时她突然发病了!心慌气短,说话无力,在本应该心跳加快的高原上,她的心跳只有52次每分钟。



            忍着难受,她拿出家里的钥匙交给另一个大夫,“这是我家门的钥匙,这把钥匙开我的一个箱子,箱子里面有其他的钥匙”,大夫们吓得够呛,说“你怎么了”,“我心里难受”,潘大夫立马让张继春服药,但心跳又快到120次以上每分钟。其实早在1月27日查体时就检查出问题,但这三个月她还是不停地下乡,骑马巡回。

            由于情况严重,医疗队请示后马上将张继春转移到海拔稍微低一点的狮泉河,但四天后到了狮泉河情况更严重了,全身无力,四肢抽搐,严重心脏供血不足,队员们围着张继春默默流眼泪,他们的队长怎么变成这样了?

           在狮泉河,张继春遇到了她的救命恩人。恰巧新疆军分区刘副司令上山慰问,潘大夫向他报告了张继春的病情,于是在潘大夫和护士的护送下,他们随刘副司令提前下山到叶城,在叶城和下一批医疗队交接班后,他们通过新疆和田到达乌鲁木齐。



            到了乌鲁木齐后张继春的病情继续恶化,肝大、脾大、恶心、呕吐,更吃不下东西。当时前来探望的文教主任马林克夫说:“这次一定要坐飞机回北京,火车时间长,如果出事怎么办?这事不能听队长的!”于是7月9日在潘大夫的陪同下,张继春乘坐飞机回京,落地后救护车直接拉回医院,在5月发病到7月回京的期间,张继春瘦了20斤。好在经过救治,一周后张继春康复出院。


            张继春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她感谢自治区领导果断的决定,感谢队友们的关心照顾,感谢院领导和大夫们的及时抢救。从1975年7月起,这些人给了张继春第二次生命,所以从那时算起,她今年“42岁”了。



            在回阿里的这42年后,无论是在职还是退休,她都竭尽全力的去工作,可能对于医生来说“退休”两个字只是个名词,她现在仍然在药学战线上工作,在药学会科技开发中心她直接参与完成30多项部委级课题,编写科普书籍40余册,科普讲座120余场。身为医务人员,又是老年人,她深知老年人用药的现状,药品种类多,虚假宣传严重,帮助老年人合理用药是她退休后研究的又一大方向,她说她自愿做一辈子安全合理用药志愿者,补上她在职时因工作繁忙没有时间做的事情。

            因为丈夫是军人,退休后才有了自己的时间自由,张继春便在空闲时间里带着老伴儿去各地旅游,感受不同国家的文化,老两口一起享受安逸的幸福时光。



            张继春说,她现在的每一天都很充实,她快乐着,幸福着,她以阿里的经历感到自豪,那段回忆深深地刻在她的脑海中,当她遇到任何困难时,她都能承受,她说:


            “因为我还活着,我要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购彩计划app下载